林卓栩。

随便浪。

【伞修】Dark Lengends.(中)

拖好久都是因为懒*

214混个更*

给给给熊熊的情人节礼物(//∇//)*

接上,剧情和情人节无关。

食用愉快。

=======
午后初夏的蝉鸣搅扰的人心烦意乱,为消暑苏沐橙闲来没事就去买了些杏子和酸果熬杏皮茶,酸酸甜甜的味道倒是很吸引人。在叶修喝完第三杯冰镇的杏皮水后成功的引起苏沐秋的不满,他强硬的抢走杯子搁在右手边的小茶几上,打断叶修根本停不下来的架势。

“对胃不好,要喝喝水去。”

“好好好,苏老妈子。”嘴上应承着手却不安分的想要越过人身后拿回来,刚伸过去便被抓住手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听话,让人省点儿心好不。”叶修只好讪讪的收回手,又大字型躺在沙发上抱怨着h市闷热的炎暑。

“要不打荣耀,抢个野图boss总成吧。喂一起?”

叶修眼神示意搭档,见他愣神不满的伸腿撞他一下。“嗨,帅哥,发什么呆啊?”苏沐秋经他一碰猛一回头,“嗯…嗯啊啥?你说什么?”

“哟…最近可老不在状态,热傻了?来我们一起喝杯杏皮水脉动回来……”

这就是个拼速度的时刻。即使苏沐秋听起来懵着人还真清醒,结局还是他没能碰到杏皮水一毫厘就被拖去电脑前。叶修立刻进入游戏噼里啪啦敲着键盘,苏沐秋的头像却迟迟没有动静。

苏沐秋透着几台电脑间的缝隙窥视着心上人的所有神情与动作,他悄悄登陆上常年不在线的qq,神情复杂的点开一个人的对话框。


·叶秋,在吗?

·我想找你聊聊。


隔了一会儿另一头发来了讯息。

·苏沐秋?

·说吧,发生什么了?


·不太方便,可以定个时间出来见一面?

·别告诉叶修。


回复速度显然不像刚才那么快,大约是主人迟疑了几秒。

·好,那就你们附近xx路口有个咖啡馆?明天下午我倒是没行程。


·可以,谢谢。


·客气了。


他小心翼翼的删除记录后登入游戏,登了张小号就直奔叶修甩给他的坐标。有了他的加入速度总能多提高一点,遇上几家公会在兴欣的实力碾压下也统统阵亡。叶修吹了个口哨,仍旧自恋的挑眉。

“咋办,你说说,帅的没边儿了。”

“…叶修,务必要点儿脸。”

侧目打量着苏沐秋装做若无其事的脸,叶修嗤笑一下,低声吐槽他估计是少女怀春。

苏沐秋不与他争辩,不过是在旁人视角里完全看不出这神枪一会儿打boss一会儿打自家战法,到底是敌是友;何况两人还打得难舍难分非而单方面虐杀。boss打完两人就piu一声走jjc,差不多几百招下来,才一并停手。真的不是因为不想打,而是亲妹喊吃饭。

沐橙下厨,餐桌上照例每天几乎不重样的三菜一汤,然而摆四只碗就让苏沐秋有点儿坐立难安了。见他恶狠狠的盯着那多出来的位置,叶修跟腔道:

“以后都是一家人,一起吃顿饭有什么不好嘛。”


苏沐秋凑在他耳边压低声音就是一顿咆哮。

“见鬼的一家人,我家沐沐那么好你说说怎么就看得上莫凡那小子?!”

“嘁,妹控,当初可是你说的尊重沐橙的意见啊,”拿叉子叉了个葡萄送进嘴里,他吐字有些含糊不清,“我看人莫凡也挺不错一大小伙。”

“沐橙难道不该看上一个高大威猛阳光帅气完美的像我一样的Alpha吗。是我的教育方式有问题吗。”

“去去去,现在多开放多提倡自由恋爱谁说o一定要跟a才行啊?”

话语间讨论的第四人出现在了他们面前。莫凡面无表情的拉开叶修对面位置的椅子。沉默了一会儿用他自以为最恭敬的语气,对苏沐秋说。“哥。”

又回头看了眼叶修,意味深长地说。

“嫂子。”

“啥?你叫谁嫂子呢?”叶修翻个白眼硬用葡萄堵住他的嘴。

苏沐秋有意为难一下,便瞪他一眼看着厨房的方向。“哎,你跟沐橙我可还没同意呢啊,别叫我哥,折寿。”

正当这时苏沐橙笑眯眯地端出菜肴,见莫凡来了,惊讶里笑意更浓。

“呀,莫凡来啦,快吃快吃,一会儿别凉了。”回头,“哥,叶修哥,你俩也吃啊,别等我。”说完转身又进了厨房。
“……”

叶修无奈的看着受到亲妹打击的苏沐秋卸力斜靠在他身上,就差一缕魂儿从嘴里飘走了。安抚的揉揉他的头发,叹气。
“妹大不中留啊。”

等几人都动筷,苏沐秋那个烦躁,他怎么看沐橙给外人(他自己心中的)夹菜心里都闹的慌,默默拼起手速也给妹妹夹了喜欢的丸子。莫凡那也是不甘示弱,两人明争暗斗,没一会儿沐橙碗里堆起了小山高。在沐橙的一再推拒下才停止孩子气的行为。叶修好笑的看着没事儿干的两人大眼瞪小眼,夹了片鱼到莫凡碗里。“你别跟他计较啊,要非跟他计较就叫我哥我给你做主。”

苏沐秋怒视回去。“叶修!!咱俩还是不是一个阵营的?!”

“嗯,不是。”叶修抬头亲切的看着莫凡。“来来来快叫哥。”

苏沐秋郁闷的埋头吃,叶修龇牙咧嘴地收获来自他的掐大腿攻击。很快桌下一只手的战争演变成两只手一起上,苏沐秋牢牢钳制住他手腕,温热的鼻息洒在叶修脸上。苏沐秋愉悦的笑出声,一低头刚好落在他衬衫领口处的阴影,锁骨清晰可见。该战五渣体力下降直喘气,胸膛一起一伏的场面颇为诱人。

他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半边。

场面被莫橙二人看到也是咳嗽声笑声不断。


心猿意马一整晚上,他终究还是考虑起了明天的会面。

苏沐橙碰巧打开房门就看到一个手举在半空想要敲门却犹豫半天收回手的哥哥。嘴角扬起笑容,把人迎进来。

“哥,这么迟了不陪叶修哥去?”女孩拿来杯子倒了杯水,坐在苏沐秋对面。

“呃…嗯,跟他说过了。”他放轻声音还四下张望,好像有人就在门外听着似的。

“唔,好吧。那么我聪明帅气的哥哥,有什么想跟亲妹聊的?”说着还胸有成竹地笑了。“保证给你想办法。”

沐橙看他一副扭捏的小媳妇样哼哼唧唧就是不肯说,心里猜到十有八九又是因为叶修。乐于逗逗在感情方面脸皮薄的跟啥似的哥哥,她开口打趣。

“是跟叶修哥有关?”

苏沐秋无奈的叹口气,自己懂沐橙,沐橙何尝又不懂自己。他做了个投降的手势,颇为诚恳地看向苏沐橙。

“是,是。”他眼神略染上黯淡,低头又是一阵沉默。

“我想向他求婚。”

答案在苏沐橙预料之外,她惊讶地嘴唇微张,一脸你们不是早就在一起了吗看着哥哥。

“别说我们已经在一起了啊,叶修是个未标记omega。如果说实话,”苏沐秋顿了顿,“我们这种关系,算性(hexie)伴侣顶到头了。”

“…哥哥你居然纠结这种事情。”苏沐橙少有的比较严肃的神情展露在脸上。“你见叶修哥除了你还跟谁这么亲密?哥,你真想多了。”

苏沐秋一愣,还低起头板着手指数起来。

“叶修平均一天要和黄少天jjc两三次,要和魏琛站门外抽烟四五次,以前还要和微草轮回什么组队比赛六七次,更别提见着霸图嘲讽个八到十回……”

沐橙哭笑不得,这能叫事儿吗你说?

“哈哈哈哈哥你回一年级啦!还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呢?你信我的直觉,叶修哥肯定对你来说是不一样的。”

女孩漂亮的眼睛眨眨,吐吐舌看着哥哥。

苏沐秋心中细数,终于也迟疑地点点头。


怕什么,他的人什么时候敢有人抢了?

回到房间看着隔壁房间先歇息的人,一举一动都触动他心里最美好的地方。

他只会成功。






TBC


情人节快乐❤️好歹算块糖给我熊熊!!!拖了不知道多少天!!!爱你!!!希望你一觉醒来看得到啊!!!

祝情侣都99。

【伞修】Dark Lengends. (上)

重来一次…。where is my可爱的分割线?! 防雷。
ABO/
大概文风混乱/
一场妇女心经引发的惨案(bu/
仍旧just娱乐。 这样都行就食用愉快?

方锐最近迷上了读各种心灵鸡汤,尤其是多数omega的情感经历。因此训练室里总能听到方锐大大的声情并茂的演绎——一众人成天受着着灌耳的魔音,见了方锐都躲。据说乔一帆有天路过他房间后浑身僵硬表情极不自然的跑了,随即听到门内传来方锐投入而凄惨悲戚的声音。
“啊!我心甘情愿的跟他上/床,不想他却标记了别的人!这个负心汉!我杀了他…”

机智的苏沐秋倚靠在门边用手机录下了这段话,隔天以发给林敬言为威胁狠狠宰了方锐的钱包一顿。
本来吧,方锐一人自娱自乐着挺好。然而几天后他觉得分角色太累,要求一群人陪着他一,起,看。
第一个中标的是包容兴和魏琛。本着照顾好队友的情绪他俩被陈果挨个儿没有余地的推进门。魏琛心如死灰的盯着方锐真诚的双眼掂了掂他递到手中的杂志,看了眼杂志封面,说:“你就让老子读这么个娘们儿家看的玩意?”包子转头盯着他说,“我觉得这书也不错嘛,喏,你看看这段,咳咳——”
“他侵略的眼神刺穿了我的心,我沉浸在他的目光中,就要窒息了……”
完后挠挠头一脸懵逼。
“不对啊这这杀人犯法啊?”

有了这此经历后,第二次方锐决定慎重挑选。身为beta的罗辑莫凡安文逸不现实,陈果唐柔苏沐秋都是alpha,自然不能去麻烦女神苏沐橙,至于叶修……他说什么也不会去找个脸t驴他的。
哎!不对!他一拍脑门儿。
叶修是omega。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苏沐秋和叶修是一对儿。只是虽然酱酱酿酿多少年了,大家既没有听说过他们领证也没看出来叶修被苏沐秋正式标记过。就连他发/情/期前期都是靠药物和红肿腺体上的临时标记熬过去的。
身为同类他自然理解,叶修有自己的骄傲,他本就不该是臣服于人身下的玩物。空气中仍然飘着叶修馥郁的玫瑰香气和苏沐秋清淡的茶味儿。即使是苏沐秋在被提及这样尴尬敏感的话题时也只能无奈的笑笑。
思考良久方锐还是决定祸害老叶,就当报了苏沐秋坑害他的仇了。
——因此就有了现在。叶修在上林苑同样面无表情的坐在被老板娘断了网的电脑前瞥了眼方锐眉飞色舞的呼高喊低。 叶修漫不经心的躺沙发椅上打算补个眠晚上抢boss,对他的精神污染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但时间一长,大脑就跟着方锐的思路一起跑路了。
“老叶你听着啊!!这是个特别,特别,凄凉的故事。话说从前有一对omega姐妹…”
方锐的脸有些扭曲。
“爱上了同一个alpha,这个alpha喜欢其中的姐姐,但在新婚之夜进错房门把妹妹错认为是新娘…于是第二天姐姐羞愤而死。”
话音刚落叶修举起手来。“报告方sir,提问,这是个什么恶俗的鬼剧情?方锐大大就这癖好?”而方锐无辜的摊了摊手说到,“不怪我啊,喂喂你不觉得这个爱情故事很凄美吗?”说着又抬起头45度角望天。“我和你长一样的模样,却不能得到他相同的爱!光是想想就要流眼泪了!不是吗!”
叶修忍住卡在喉咙里的大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该不是有个亲戚看上林敬言了吧?考虑清楚方锐,爱情诚可贵生命价更高啊!”
方锐愣了半天,叶修赶忙脚底抹油,伴着那声极大的“滚——!”溜出房门。
方锐心累的想,叫叶修来简直是实力作死。
叶修拐了弯就朝自己和苏沐秋的卧室走去。推开门看见他罕见的架着眼镜坐在落地窗的书柜旁捧着书装文艺。缓步走到窗台边随手摆弄摆弄养了有一段时间的吊兰,转身坐在苏沐秋对面的位置,趴在桌子上出声。
“我竟不知道苏大大也有这个潜力当书呆子。”闻声被点名的人摘下眼镜向后一靠,双手交叠放在腿上。“我也没想到你这么有资质当演员啊。”苏沐秋轻笑一声。
“怎么样,和方锐在一起有何收获?有没有变成一个多愁善感总是伤春悲秋的正常omega?有没有被感动的要死想要扑进我怀里大哭一顿?”
叶修眼角抽搐了一下,很想捣他一拳。“想的美,这种事情下辈子好好想去吧。”就着他热气腾腾的咖啡杯另一端小啜一口,残留在鼻尖混合着很淡的信息素的味道刺激的叶修一激灵。被入侵的感觉绝不会太好,他皱着眉头想。
苏沐秋看到叶修细微的小动作,好笑的接过他颤抖着手里的杯子。“亲爱的你可真没有情趣。”起身垂眸看不出眼底是什么色彩。“想喝什么,我重新给你倒一杯。”
大致是看出自己竭力掩饰的心底的厌恶也没能逃过年轻alpha的眼睛,叶修微阖了阖双眼,哼哼唧唧的应声。 “那就茶吧。”
然而正因为他们对彼此之间太过熟悉,苏沐秋仍然倒了杯果汁给他。
“得了吧,你有那个境界喝茶吗,也不想想你嫌茶苦这件事我都知道十多年了。”
小心思被识破,叶修只好乖乖闭嘴不反驳他,心虚的接过杯子捧在手里,轻咳一声掩饰尴尬。“嗯……谢谢啊沐秋。” “好啦,别装什么愧疚啊,这么一副小媳妇儿样搞得我欺负你似的。”苏沐秋挨着他坐了下来,戴上眼镜重新捧回那本书。下午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他身上,笼上一层柔和的光芒。接着除了他平缓的呼吸起伏和偶尔翻动书页的声音,房间内便毫无声响。叶修有些发愣,尽管这人的模样看了千万次,在脑海里都能形成一本写真集,却还是因为他偶尔的动作而感到惊艳——毕竟长了副好皮囊。他撇了撇嘴一只手搭在这人肩上去捏他脸……嗯。显然没有omega那样柔软的皮肤,但胜在白净还光滑,其主人被亲妹逼着保养皮肤。
叶修沉浸在这手感中无法自拔,就差两手一起上把苏沐秋捏扁揉圆了,苏沐秋一把抓住人作恶多端的手扣在指尖。
“苏沐秋你能不能不要靠脸吃饭。”
而苏沐秋只是抬头,挑眉看他。
“至少证明我不会被饿死嘛。”
“哟,保不齐苏大大上哪儿勾引漂亮小omega去咋办,我可不想当空巢怨妇。”
他露出一个苦恼的表情。
“是吗,”苏沐秋恶意靠近,嘿嘿笑着搂住他的脖子索吻。

“我倒是得好好想想怎么勾引你才行啊,叶修。”
他翻身压上去支着上半身舔舔嘴唇看向身下的人,看见叶修脸上一闪而过的红晕cpu立马当机。苏沐秋手掌过电般抚过他敏感的腰线,身体在他手下战栗着,叶修躲着他的动作直至被逼到无可后退。明白苏沐秋心里那点儿小九九,但实在不想妥协这种既耗精力又耗体力的事情,只能抱着他的肩膀在耳边呼气。
苏沐秋说这话也并非没有缘由,自己的omega成天在眼前晃来晃去和别人也有些他自己并未意识到的亲密举动,换任何一个alpha断然不能容忍这种事情——魏琛评价为他的保护欲和占有欲绝对都喂了狗吃,再不然就全拿来和上帝交换颜值了。
苏沐秋冤啊,叶修第一次发情期和他滚上的床,第二天居然还是叶修坐在床边叼着根事后烟低头不自然地对他说考虑考虑在一起。苏沐秋发现感情变质自然也是爽快的答应,只是 少年时期都脸皮薄,难免的尴尬气氛在苏沐橙的疑惑下整整持续了一周,直到一个月左右叶修态度的缓和和转变才让他松了一口气。正当他以为自个儿就要蹦蹦跳跳奔上和媳妇儿的he幸福大路时,叶修要和他约法三章。总结下来就是三支直插入苏沐秋膝盖的箭…非发情期准看不准动手动脚。末了还犹记得他盯着苏沐秋裤裆嘲讽一笑。
“alpha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苏沐秋怒火中烧立志要做一新世纪高标准全民好alpha,结果一当就是许多年。
加上客场打比赛处处跑,两人看似总腻歪在一起事实上各自要忙的还怪多,像这样方锐意外开辟出来的美好时光心底二位都是格外珍惜。
结束回忆,苏沐秋有些恍然。看了看他身下人有些紧张兮兮的表情,莞尔一笑扶起他理了理凌乱的头发。
“好了,不闹你。”
他心中为此冒出一个念头,也仅是刚发芽就被自己吓到忙着扼杀在摇篮里。
也未必不可行啊。
TBC 感谢阅读ε-(´∀`; )
噢…。可爱的熊熊亲切的催出蛇精病来…哈哈哈哈哈希望后续及h在不久的将来? 晚安晚安w